区块链的中国故事刚刚开始

2018-02-28
分享至:

“什么是区块链? ”

对此,很多人表示:

“你说的每个字我都认识,连一起我就不认识了”。

《人民日报》关注的区块链究竟是什么?

下面,就给大家讲一个区块链的中国故事:


      The Trust Machine 创造信任的机器

出身于极客圈,看则高冷的区块链,其实与普通人的生活很近。对于洪都拉斯的一名叫玛丽娅的老妇人来说,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可能意味着保住她已经住了三十年的房子。2009年,她被警察和拆迁者突然勒令她离开自己的房子,在向政府申诉时她发现,在房产登记部门那里的记录显示,房子在另一人名下,她只能离开。事实上,是腐败的官员修改了房产中心的数据资料。在战乱频繁或腐败滋生的地方,此类情况并不少见。洪都拉斯针对这种情况,决定和一家区块链技术公司进行合作,尝试用这一技术进行本国的房产登记,以此杜绝人为篡改的现象发生。简单而言,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的公共账本,由一个个数据块构成,块与块之间通过哈希值进行连接成链。每一个交易(如房子产权的转移)都会在网络上产生出一个区块,并且将之“广播”给网络中所有的参与者。只有足够多的参与者同意这个交易有效,它才会被写入。也就是说,少数腐败官员企图篡改玛丽娅的房产信息,在区块链技术下就是不可实现的。


仅仅从技术上看,区块链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改变。“共享式公共总账的概念,听起来可能没那么革命性,也并不性感。”《经济学人》发文称。但是,就是这个小小的改变,让区块链具备分布式、加密、可复制、不可篡改等一系列特性,更重要的是,它不需要任何第三方来进行信用背书,通过这种“人人可见、人人参与”的方式,它本身就创造了交易双方的信任。

这种信任,在市场经济诞生之后,一直由中介、银行、第三方机构或机构来予以保证。而无论是洪都拉斯房产登记环节的官员腐败、美国安然公司等巨头倒塌背后爆发的财务欺诈,还是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,都在反过来证明区块链的革命性所在:信什么都不如信技术。《经济学人》将之称之为“创造信任的机器”(The Trust Machine),认为区块链的价值远远超过喧嚣一时的比特币,“真正的创新不是数字货币本身,而是铸造出它们的信任机器,而它的希望远不止如此。”


“几百年一遇的机会”

2016年8月中旬,《区块链社会》的作者龚鸣走入上海长乐路上的一家会馆,为自己的新书现场签售。现场座无虚席,这让他有些惊讶。他向《南方周末》表示,“像区块链这样小众的话题竟然也能吸引那么多听众,有些出乎意料”。实际上,在金融圈,区块链概念早已是热议话题。南方周末当时的文章标题就叫作《金融圈为何人人都在谈论区块链》。作为以信用为本质的金融业,区块链这种改变信用产生机制的能力,是具有颠覆意义的。因此,自2015年起,全球许多金融巨头都在闻风而动,纷纷开展区块链创新项目,探讨在各种金融场景中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可能性。而在中国,面临着第三方支付机构狂飙式跑马圈地的金融机构,偏爱区块链技术的更深层次原因在于,它或许将从帮助传统金融业重构其底层架构,将所有的金融服务场景都互联网化,为自己增加更多的互联网“基因”。


“在金融科技领域里,区块链是非常能够改变行业的一项技术。因为区块链是从底层对金融行业记账和交易基本机制的改变,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引发金融行业根本性的改变。”  质数金服 CEO邓柯 表示,熟悉和理解区块链技术之后,很多很多金融从业者的感觉都是“非常兴奋”,他也是其中一员。在他看来,这可能是金融业几百年一遇的机会。当时,邓柯是北京一家金融公司的技术总监。由于看好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创新机会,他去说服自己十多年的好友李贵宁和他一起在区块链领域创业,“我把乔布斯当年煽动斯卡利的那句名言进行了小小的改动:“你是想一辈子靠股票赚钱,还是想和我一起去改变世界”这句话打动了李贵宁,把手头的股票悉数抛售加入团队。从2016年开始,这支主要人员来自蚂蚁金服、朗讯贝尔实验室等企业的团队,开始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核心技术的创新和研发,希望使用这一技术对传统的金融行业进行服务和改造。


决定性的毫秒

嗅到海量市场商机的,当然并非仅有邓柯和他的质数金服团队。普华永道2016年的数据显示,全球已有数千家区块链初创公司,仅在前三个季度就获得了14亿美元的投资。


质数金服CEO 邓柯


 “区块链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技术,因为概念火了两年之后,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好的技术平台出来。”邓柯说,区块链在金融行业里应用的主要难题在于,当前的区块链技术仅适用于低频次、低流量、应用环境高延迟的业务模式,与传统的金融业务逻辑区别太大。因此,有人提出,如果上层金融系统不完全重写一遍,根本没有办法应用起来。而在他和团队看来,完全重写金融系统这件事情很不现实,这是因为,金融系统以稳定为主,大的金融系统能在五年或十年时间里重写一次就不错了,而全部重写一遍金融系统来适应区块链技术,几乎没有可能。这也是目前金融系统普遍看好区块链前景,但是应用落地却相对缓慢的重要原因,而质数金服研发的技术,从一开始就是希望去解决这一问题。质数金服创业团队的主要成员除了技术“大拿”,还有很多在传统支付清算行业工作的专家,因此在设计底层技术架构的时候,就考虑到上层业务的需求和现实状况。在创立之初,质数金服就把区块链实时交易和清算作为企业的主营方向,当时这在业界尚属少见。但是,2017年以来,全球的各大银行和一些大的金融机构,纷纷开始考虑使用区块链进行实时交易和清算的业务方向时,“地球人”一致看到了区块链实时交易和清算的潜力。


“我们在行业里面其实有着先发优势,无论是系统还是技术。”邓柯说,质数金服的Primeledger系统可谓最适合金融交易清算场景的平台。从量化的指标看,衡量实时系统有两个关键指标,一是每秒能处理多少笔交易。质数金服目前能够在区块链的主链条上做到一秒钟处理15000笔的交易,这是当前市面上所有区块链系统的最好表现之一。二是每笔交易需要等多少时间才能得到确认。这是行业里实时系统最重要的数据。这就像在超市里买一瓶矿泉水,扫码支付几乎在一瞬间就能成功,而如果要等几分钟才能收到支付成功的信息,用户就不会再使用这种支付方式。以频繁买进和卖出的股票市场为例,如果买卖双方等待几分钟才能得到确认,而那时股价已经发生了变化,这种就会变得毫无意义。因此,必须要有非常高的响应速度,才能够满足金融机构的要求。而质数金服目前能够做到,确认完成一笔交易的等待时间控制在200毫秒左右。


这个数据,要比目前比较流行的以太坊公链系统的每秒平均交易数量高600倍以上,平均交易时间快100倍以上。“在当前所有的区块链系统中,这个性能指标,我们应当是最好的,同时,我们还拥有Primeledger系统完全自主知识产权,超过20项核心发明专利”,邓柯说。200毫秒,只相当于人眨一次眼的时间,但对于金融系统来说,这一速度的提高则是决定性的。当确认完成一笔交易的等待时间接近传统数据库水平时,金融系统对接区块链技术就变得更加可行了。


质数金服荣膺2017陆家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峰会“最佳科技金融生态奖”


质数金服还与四川省自贸区金融服务局合作建设金融监管沙盒系统,提供事前和事中监管,控制风险交易的发生,事后还可以对违法交易进行排查。“传统的方式很难实现数据的实施监管,但区块链就能实时反映交易数据,并且在风险发生之前通过系统判断及时阻断。当被监管方账户出现异常并被判断为高风险行为时,相关监管部门就可以立即进行约谈或前往现场检查。” “公司2017-2018年预计落地商业应用项目超过17个,产值超过100亿人民币,并且海外业务将有80%以上的收入占比。”邓柯说,他和他的团队想让区块链技术在中国最快落地,且拥有最大范围的商业化应用能力。


区块链技术,在中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......